那些温暖和照亮童年的柴禾你还记得吗

"柴米油盐酱醋茶",老百姓开门七件事,头一件就是柴。柴禾与粮食一样,是村人生活中不可或缺之物。近来,常见报刊上写"柴禾"为"柴火",则谬也。《说文解字》曰:"柴,小木散材也。"后指砍伐的木材或捡拾的树枝。"禾,嘉谷也,二月始生,八月而孰,得时之中,故谓之禾。"本义为谷类作物的总称,后泛指庄稼。禾,方音读huo,柴禾,是做饭和生火取暖所用树木、柴草的统称,因用以烧火,故错为柴火。

"是穷还是阔,先看柴火垛",柴禾的多少和柴垛的大小往往是衡量一个家庭贫富与否的重要标志。秋深冬初,生产队的麦场里堆满了十多米高柴草垛;房前屋后,家家堆着柴禾垛。麦秸、高粱秸,蜀黍秸,豆秸,蒿草,树枝,凡能烧火的物件,都收拢在一起,有的在上面加些遮盖,讲究的人家泥上一个顶子,防止雨雪浸泡,腐败变质。沤了的柴禾,不起火,沤了的麦秸、干草,牲口更是不吃。给姑娘介绍婆家,女方第一次登门到男方家相亲,除了"相"房屋和粮食,还要相一相男方家的柴禾垛。"是勤还是懒,看看柴禾垛准走不了眼"。屋旁有个大柴垛,相亲的成功率就会很高,因为这样的人家必定勤劳朴实,家底殷实。

老家地处鲁西南平原,地少人多,粮食产量不高,草也不茂盛。七八十年代,燃料资源十分匮乏,柴禾是一家人生活的保障。因是平原,木质的柴禾很稀少,一切能烧的东西在农家人眼里都是宝贝。那时,村里还是集体劳动,麦秸要先满足生产队里牛马的饲养,玉米秸、高粱秸、联想bios设置界面_最强资讯网棉花柴都是生产队根据每家的人数及工分多少论斤分配,每家每户分不了多少。不够烧,便支使孩子到田野里拾柴禾。"众人拾柴火焰高"等俗语是当时人们生活的生动总结。我家兄弟多,劳力少,一口铁锅做饭,一口锅煮猪食。一天两顿饭加上煮猪食,柴禾需求量大。"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无柴之炊也同样难为。庄稼人的家是拾出来的。大人小孩每天都从地里拾些东西回来,有红薯、棉花、小麦、黄豆、萝卜……遇上什么拾什么。那时,田野拾荒的人潮涌动,就像战场,很是壮观。拾荒的人群经过哪里,哪里的田地都会被铁锹、板镢子翻个底朝天,庄稼上不小心遗漏的东西都会被搜个精光。

当时,我们课本里也有关于柴禾的故事:雷锋小时上山拾柴禾,因为拾不够数量,被万恶的地主婆在手上砍了三刀。学校冬天烤火,用土坯垒的炉子,使用煤炭前须用树枝、柴草引火,方能把炉子点着。这些柴草,要靠学生们到地里拾捡。劳动课,各班男女同学在老师带领下,拿袋子,挎篮子,背粪箕子,拿铲子,到田间地头,拔豆札,撅树枝,薅草,忙得不亦乐乎。

经过整个冬天的消耗,各家的柴禾垛渐渐瘪了下去。春天拾柴禾是件难事。经过一个漫长冬天的捡拾,野外可烧之物寥寥无几。拾柴禾时,铁锨、镢头、镰刀、三齿钩、钉耙等十八般"兵器"样样都拿出来了。树叶不够,树枝来凑。把镰刀绑在一根长长的竹竿顶端,将杨树、柳树、椿树等贴着树干的细小枝条削下来,不一会就能弄一捆。树枝晒干了,自然是最好的柴禾。不过,这种活只能偷偷进行,数量不能太多,因为削得太狠对树木生长不利,不仅村里不允许,父母也不愿意。

夏天,万物生长。放学后,每人一个粪箕子,一把铲子,来到漫洼,找地割草。蹲下,一只手捋住草,露出根部,另一只手用铲子,边跄边剜。火热的阳光之下,植物浓烈的气息弥漫开来,与汗味混杂一起,那一刻,身子似乎与阳光合为一体。草背回家,一来喂牛羊猪兔等家畜,二是交生产队的任务草,能挣工分,尽管每斤值不到一分钱。有时草割多了,便摊开晒干,在大门底下堆成小垛,以备雨天做饭急用。每到刮风下雨,往往雨还没停,就有不少人戴着草帽,披着塑料布,急不可耐地冲到村外,看看有没有被大风刮断或刮折还没掉下来的树枝,如果有,拉住树枝使劲儿往下拽,拽不下来就拿刀砍,有的一家几口一起出动,分工合作,抢树枝的抢树枝,往家拉的往家拉。有时还因为树枝的"发现权"发生争吵。最惊险的是拾麦札,其实叫抢更合适些。麦子割后,要耕地种秋庄稼。犁铧过处,麦札便在泥土里闪着细碎的金光。因为麦札烂在地里可做肥料,生产队不准拾,我们便趁没人看管时一哄而上,有人来撵时便挎着篮子拼命跑。

秋风扫落叶,秋天是拾柴禾的最佳季节。一根铁条,一头磨尖,尾端弯个鼻,系上一根长长麻线,麻线的尾端系一截木棍,一片片戳穿地面的树叶,树叶沿着铁条升上来,拥挤成一坨,再把它们捋到麻线上。穿满后长长一串,像条大蛇,在地上扭来扭去,很有成就感。能用铁条穿的都是阔大的叶子,像杨树叶、梧桐叶。有些叶子细小,像枣叶、刺槐叶、柳叶,无法用铁条穿。柳树、槐树落叶迟,待到杨树叶落尽,柳叶、槐叶还青,手中的铁条就换成了扫帚。扫树叶需要起早,因为有人起得很早,把树叶扫成一个很大的圈但不运走,这样掉在圆圈的树叶就都是他的了,这办法老家的方言叫做"擘"(bai,三声),还有点儿化音,这样就成了自己的领地,别人不能动。老家人看电影"擘"地方,割草也"擘"地方。时间长了,我们对那些常"擘"地方的人就没有好感,觉得他们太"强梁",慢慢就疏远了,不与他们玩。如今在济南文化市场、千佛山庙会和一些夜摊盛行之地,也见有人撒点白灰,或用刷子在地上写字,或放几块砖头,与老家人的"擘"有异曲同工之妙。看《动物世界》时,看到老虎、狮子、狗利用撒尿、蹭树等形式申明领土主权,就联想起人类的这一幕,动物也会"擘"啊。

玉米成熟,秸秆被砍下装车运回。运输途中,叶子和棒子皮飘飘洒洒,成为捡拾的目标。棉花根系发达,拔的时候特别费力,后来有人发明了棉花夹子,利用杠杆原理,很容易就能拔出来。最累的是打札子,主要是dreamweaver直接写字_最强资讯网玉蜀黍札子。札子是生产队分的,按人口,一家几行。生产队急于耕地种小麦,分得札子的人家必须马上刨掉,不得耽误耕种。大人在地里干活,刨出来札子,归我们处理。用板镢子的后背敲打札子上面的泥土,用粪箕子背到地头,收工时运回家。这札子上的土很难打干净,烧完总要留下一个土疙瘩,做一次饭要掏好几次锅底。老家人笑话哪个人头发乱,就说像打翻的高粱札。

冬天,北风凛冽,万物凋零。拿一根不足半米、手腕粗细的木棍,踩着厚厚的积雪,对准树上枯枝用力投上去,只听"啪啦"一声,枯枝伴随着木棍迎头落下!因为争夺一根枯树枝,一起来拾柴禾本来很好的小伙伴常常吵得脸红脖子粗。发现地上有树拱出来的根,便用板镢子刨个坑,截断,再迅速回填,以免被人发现。当时,家家都有耙,在路上、地里来回耧,干草、树叶源源不断地积存到耙齿上面,待耙背和耙齿间柴草已满,就卸在一旁,继续奔跑。由于不知被耧过多少回了,地上不均匀地布满了道道儿,往往忙活大半天才能耧一小堆。偶尔折些树枝都吓得要命,因为那是大队的,逮住后大喇叭要点名,我家成分本来就高,更是不敢。

拾柴禾虽不是重体力劳动,但放在青少年身上,也很累人。刨下来的札子,尽管已将泥土打得差不多了,但毕竟含有大量水分,背起来压得肩生疼。树叶、豆叶、杂草,白天轻飘飘的,早晨有浓重的露水,相当潮湿,耧起来,又会黏上许多土,背起来很沉。有时太沉了,背的时候还需要小伙伴"发"一下才起得来。路远没轻重,回家的路上越走越沉,累得呲牙咧嘴。背不动,又舍不得扔掉,只好不断地歇脚。

柴禾也有优劣之分。树根、树枝等属于最好的柴禾,泛称劈柴。生产队或家里刨了树,树疙瘩没有太大用处,烧火却是上佳的材料。小一点的树枝、树根,自家的斧头就能解决,大的树疙瘩要请"专业人员"劈开。当时,有走街串巷劈柴人,他们有开山斧、锛、铇、凿等很多大大小小的专业工具,三下五除二就能把一个榆木疙瘩劈成可以烧火做饭的小块劈柴。忙活一上午,也就收个一块多钱,赶上饭时,还要管个饭。劈柴存放一冬,成了正儿八经干透的"陈年老干柴"。烧劈柴是一件痛快的事,过年蒸馒头或炸丸子,在风箱的吹动下,火焰红里带黄,甚至白亮,非常纯净,犀利而有力。第二个层次的柴禾有棉花柴、豆秸、玉蜀黍棒槌等。棉花柴几乎算得上木柴,火力旺,但由于枝杈太多,处理起来比较费事。烧火以豆秸为上品,易燃,耐烧,好填,所以有"煮豆燃豆萁"之说。芝麻秸尤为好烧,且有一股香味儿,但太少,做不了两顿饭。生产队剥棒槌从不记工分,报酬就是剥完的玉米芯,谁搓的归谁。搓玉米时全家老小齐上阵,大人用簸萁从生产队的大堆里扒来玉米,全家人团团围坐,一起搓。父亲用改锥在棒子上挑出一道道的空,其他人拿起两个棒子互相搓,直搓得两手红肿。后来有人发明了便捷的工具:四四方方的木块,朝上weblogic apache plugin_最强资讯网的一面掏成凹型(比玉米稍粗一些),凹槽前段的底部安有尖头朝上大铁钉子类的东西,把玉米放进槽子里,从上往下用力,玉米粒就被剥离下来,省了气力,提高了效率。棒槌耐火,若还没干透,前半截烧着时,后面还会不停地冒热汽。棒槌里往往躲着肥胖的虫子,温度一高,拼命往外爬。虫子身体烧爆时,发出一声声闷响。第三个层次的柴禾是麦秸、玉蜀黍秸、红薯秧、树叶、杂草之类。扫回家的树叶杂草和玉蜀黍秸,便胡乱堆在胡同里的墙根底下。待用时,先从旁边拣一根长棍子朝柴堆里敲几下,里面常会窜出一两个黑家伙,非狗即猪,嚎叫或哼哼着不情愿地离去。这情形一般发生在冬天,狗和猪多不是自家的,却把柴禾堆当成了安乐窝。抱柴禾时要非常小心,避免弄上猪粪。红薯产量高,种植面积大。红薯秧子禁不住霜打,霜降过后,一地鲜绿的叶子、秧子变成一堆黑乎乎、粘乎乎散发着难闻气味的柴禾,也有贫穷的村人卷干红薯叶当烟抽。烧杂草、树叶等需要不断地添柴禾,常产生大量的浓烟,灰落到身上头上甚至锅里面都是常事。

柴禾垛里也发生过很多浪漫的故事。农村有偷偷谈恋爱的、相好的,趁放电影等大人、家人放松警惕和监管之机,便藏到柴禾垛后偷偷相会。早晨起来,有的人没有洗刷,也有的头发上还带着麦秸,便有人笑话说昨天晚上钻柴禾垛了。

放学回家,只要看见屋顶上升起炊烟,心里便多了几分踏实、几分温馨的暖意。那时,厨屋里总是烟气腾腾,柴禾产生的缓慢蠕动的浓烟,是平民生活的象征:琐屑、艰难、顽强,更有些力不从心。回到家,就跑进厨屋帮母亲拉风箱,顺带着烧块红薯。乡人爱惜柴禾,带着灰垢烧火浪费柴禾。过一阵父亲就把那口大锅搬出来,倒扣地上,跄跄锅底,就会掉下一层厚厚的灰。笑话哪个人黑,就说人家是从锅底下扒拉出来的。从厨屋出来,常是灰头土脸,头发上都是草,所以农村的姑娘叫柴禾妞。遇到连阴天,柴禾很潮湿,做饭时,股股浓烟冒出来,屋里的奶奶、母亲常会一声接一声地咳嗽。

进入九十年代,城里很多单位分了楼房,有些从农村随迁到城里的农村妇女很不适应城市的生活,觉得用电、用气太贵,这么多柴禾不烧太浪费了,也出过很多笑话。一位聊师政治系师兄,分到汶上一中教书,别人介绍了县工会副主席年轻漂亮的女儿做朋友。认识不到两天,女孩喊着他到家里吃顿饭,没多想,便去了。家在四楼,进门一看,客厅里垒了一个灶台,支着一口大锅,主席夫人正烧火做饭。师兄大学本科毕业,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还是被惊住了。硬撑着吃完了那顿饭,回头就分了手。自此发奋苦读,考入山东大学读研,现为一泉城著名证券公司高管。当然,这是后话。自己在省委二宿舍分了房,也听邻居讲过一则轶事。一领导干部家属分房子时坚决要一层的房子,因为有个大院子。到老家找来人,在院子里垒了一口大锅,篷了个棚子,烧火、做饭、蒸馒头。柴禾自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打扫卫生的殷勤地送来一捆捆的树枝。时间长了,周围特别是楼上的邻居们就有了意见,滚滚烟尘影响了人家生活。别人对柴禾有感情,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前些年,每当看到有人家装修之后,把一堆堆的旧窗框、家具等木柴整堆地扔在垃圾桶跟前,我也动过拾柴禾的念头。

近年来,乡人们已用上液化气、煤气、天然气等先进燃具,不见袅网易手游管家ios_最强资讯网袅炊烟起,但闻户户饭菜香,拾柴禾已逐渐成为历史。开始几年,他们还保留着原来的习惯,家家的院里院外,都堆着一堆堆的柴禾。那时,乡人们已不再烧柴禾,却把它们整齐地码放在院子,舍不得送人或扔掉。也许他们想,或许哪一天没有煤了,没有暖气了,还要靠它烧饭取暖。劈柴的斧头也早已找不到了,家里没有了可以烧柴禾的炉子。即便这样,他们也没扔掉那些柴禾,似乎它们就是家的一部分。一个完整的家院就应该是这样的:墙根就应该码放着柴禾,院角垛着草垛,中间停着马车,柱子上拴着牛和驴。许多个冬天,那些柴禾埋在深雪里,尽管从没人去动它们。但他们知道那堆雪中埋着柴禾,他们在心里需要它们,它让乡人们放心地度过一个个寒冬。慢慢地,上面就爬满了丝瓜、豆角秧,长满了杂草,颜色渐渐发黑,成了麻雀、刺猬、老鼠和虫子们的乐园。即便那些最珍贵、粗大的树干、树枝,也慢慢朽掉了。后来,就没有人再往家里的院子里堆放柴禾,因为柴禾垛成了藏污纳垢之地,影响家里的卫生。

前些年,每到收获时节,农人便将作物秸秆付之一炬,引发环境污染。为禁烧秸秆,各级领导虽三令五申,但屡禁不止。即便济南也曾烟尘滚滚,气味刺鼻,飞机都无法降落,成为笑谈。无奈之余,各地党委、政府下死命令:辖区凡有起火点,地方党政主要官员就地免职。这才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三十年河东、河西,我们当年视为宝贝的柴禾竟然落到如此地步,真是难以想象。

十月一回老家,乡间道上,到处是金黄的落叶,厚厚的一层,车轮碾过,树叶随风吹起,更有很多柴草在最新flash官方下载_最强资讯网道旁随意堆放,漫漶到路上,感觉坐在车里都软绵绵的。亲朋好友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就要吃顿饭,且吃个特色,便有人提议去吃劈柴炖鸡。柴是好得让人心疼可惜的大块劈柴,鸡是汶上特产芦花鸡。农家院里,似曾相识的锅台,熊熊大火舔着锅底,红彤彤的火苗肆意地从灶台口窜出来,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这一幕,亲切而温暖。亲友们高声谈笑,开怀痛饮。母亲当年往锅门脸里塞柴禾的情景宛若眼前,在母亲之前,那个塞柴禾的是奶奶,再往前是曾祖母……柴禾,就是薪,乡人们一代一代,薪火相传,就像这一根根柴禾一样,在奉献了颗粒饱满的粮食之后,自个儿却干枯了,变成灶膛里一团团的火,散发出炽烈的光芒。好多村人没有了后人,就像续不上柴禾,那火便灭了。母亲、奶奶、曾祖母laravel表单ajax提交_最强资讯网等勤劳的先人们,把自己变成一根柴禾,烧完一根再续一根,给予我们永久的温暖,自己却默默老去,似乎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文/海岱文化特约作家 李继峰

李继峰,1970年4月生人,男,山东省汶上县人,1989年就读于聊城师范学院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1993年毕业留校任教,教授写作课。1995年在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攻读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研究生。1998年考入山东省纪委明镜月刊杂志社,从事编辑工作。2009年任省纪委信息中心(网络举报中心)副主任。2011年任省纪委派驻省民委纪检组副组长。多年来,余时间坚持写作,在省内外刊物先后发表散文、诗歌一千余篇(首)。

当前文章:http://zixoaj.bigalsgourmet.com/20171116/db469_10126.html

发布时间:2018-01-19 05:48:17

win10 rs1与th2区别  intellij idea 设置编码  ios10怎样重叠文件夹  ios百度云压缩文件  python基础教程 pdf 百度云盘  苹果系统 office 软件  dreamweaver直接写字  win10更新错误0x800706d9  iis manager 安装不了  android教程 自学教程  apache和php整合  photoshop教程实例  mysql varchar和char  苹果系统uc怎么添加本地小说  win7 win10双系统 c盘  

最强资讯网最近更新

最强资讯网热门资讯

http://www.2betcbs.comhttp://www.baabysrus.comhttp://www.beernsex.comhttp://www.blubroker.comhttp://www.boobnight.comhttp://www.i4telaviv.comhttp://www.i4valdosta.comhttp://www.itjs8.comhttp://www.jdjms.comhttp://www.611dj.comhttp://www.fuhuidesign.comhttp://www.huanyusz.comhttp://www.nyc-cars.comhttp://www.onceblank.comhttp://www.fxiygq.ushttp://www.kfwfji.ushttp://www.zfjhiv.ushttp://www.ruvhqf.ushttp://www.ofqwpn.ushttp://www.xesiet.ushttp://www.gxgkgy.ushttp://www.ntfapj.ushttp://www.cantonfairco.com.cnhttp://www.gugeyanghu.cnhttp://www.goodprosper.cnhttp://www.gispower.com.cnhttp://www.6kong.cnhttp://www.518hh.cnhttp://www.010cits.com.cnhttp://www.changshabaozhuang.cnhttp://www.zsung.com.cnhttp://www.suizhoujiaoyu.cnhttp://www.szhxf.cnhttp://www.bdsweb.cnhttp://www.lijiasports.net.cnhttp://www.guwancheng.cchttp://www.njlxs.cnhttp://www.2w2.ushttp://www.07xc.cnhttp://www.6lzc.cnhttp://www.am8c.cnhttp://www.lc8c.cnhttp://www.34gc.cnhttp://www.706cm.cnhttp://www.709cm.cnhttp://www.b6ong.cnhttp://www.2betcbs.comhttp://www.beernsex.comhttp://www.jdjms.comhttp://www.guwancheng.cc